海淘新政调整:是松绑?是缓行?
发布时间:2016-06-22

  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新政(即俗称的“海淘新政”)推出50天后,新的调整政策再次落地。
  今年5月24日,海关总署发出《关于执行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新的监管要求有关事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定“跨境电商网购保税商品核验通关单政策暂缓一年”。
  消息传出后,不少分析人士和媒体以“新政按下暂停键”作出解读。本报记者经了解发现,实际上,一年过渡期只涉及新政中的监管内容,对新税制则予以保留。
  海淘新政实施仅仅一个多月,为何作出调整决定?曾引发热议的新税制目前是否得到了认可?跨境电商后续发展还需解决哪些难题?记者进行了采访。
  通关单影响最大
  “海关总署的文件今年5月底已发到各平台。”天猫国际工作人员潘红英介绍说。这份名为《通知》的文件,敲定了有关跨境电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回顾新政出台以来的种种遭遇,潘红英说此刻才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对于今年4月8日出台的海淘新政,之前外界最关注的都是税费问题,但事实上税负上升,企业还能够消化。新政条款中对企业最致命的打击是通关单制度。”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跨境电商示范园(空港跨境)采购总监赵利告诉记者。
  按照新政规定,今年4月8日以后,跨境电商发运的商品必须按照一般贸易要求提供通关单。所谓通关单,指由检验检疫机构签发的《入境货物通关单》,所需的材料包括原产地证书和检验检疫证书等,化妆品、保健品等商品还须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注册备案。今年4月7日和15日,财政部先后发布两批“正面清单”,根据规定,清单中的商品“一线”入区,需提供通关单后才能上架。
  正是这项被很多电商企业称作“通关单绝境”的措施,给行业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据企业方面介绍,办理通关单需要提供多项材料,办理耗时从两三个月到一两年不等,且有些单证办理费用高昂。这与主要经营快消品的跨境电商企业所要求的时效性不相匹配。此外,一些跨境电商的供应链模式决定了其无法获得某些手续。因此,一个多月以来,一些跨境电商进口单量锐减,甚至为零。
  通关单问题不仅造成电商大量货物无法进口,也直接影响到很多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和保税区的进口单量。此前曾有媒体报道,今年4月8日~4月15日之间,郑州、深圳、宁波和杭州等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进口单量分别比新政前下降70%、61%、62%和65%。
  宁波保税区海关通关科科长鲁一波告诉记者,新政出台后,海关方面遇到的最大难题同样是通关单。自今年4月8日以来,部分商品清关效率大幅下降,海关工作量剧增。郑州综合保税区海关副关长徐峰也证实,通关单制度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记者采访发现,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海淘新政意在公平税制,其方向无疑是正确的,但在落地过程中稍显仓促,给商家预留的执行时间太短,使企业在货品、清关方面遇到很多问题。
  今年5月初,包括国务院办公厅、商务部、财政部和海关总署在内的多个主管部门,对跨境电商新政实施一个月来的效果及影响进行了密集调研,并听取了多家跨境电商龙头企业的情况。
  本轮调整正是调研和沟通后的结果。
  根据《通知》要求,到2017年5月11日的1年过渡期内,在上海、杭州、宁波、郑州、广州、深圳、重庆、天津、福州和平潭10个试点城市,继续按照海淘新政实施前的监管要求监管,即“一线”进区(货物入境)时暂不验核通关单,暂不执行“正面清单”备注中关于化妆品、婴幼儿配方奶粉、医疗器械和特殊食品的首次进口许可证、注册或备案要求;所有地区的直购模式暂不执行上述商品的首次进口许可批件、注册或备案要求。
  这意味着新政中对跨境电商最具冲击力的规定暂缓实施。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一过渡期监管措施将有利于支持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平稳过渡,有利于探索适应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发展特点的监管模式,有利于引导企业积极适应规范的监管要求,促进我国跨境电子商务健康发展。
  对于此次调整,业内外人士均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一年过渡期的设置,既可以让跨境电商喘口气,逐步向监管要求靠拢,也给监管政策留出了调整期,反应比较及时。
  新税制尚可接受
  作为海淘新政的核心内容,税制改革曾是各界讨论的焦点。但在随后几轮政策微调中,税收并未被提及。而此次再度引发热议的“一年暂缓期”,仍对新税制予以保留。
  按照新政要求,自今年4月8日起,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不再按物品征收行李和物品进口税(简称行邮税),而改为按照货物开征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等,行邮税税率同步调整。
  两相对比,调整后,跨境电商的业务成本和消费者的海淘成本似乎必然会有所增加。因此,新政出台前后,舆论一度集中于对新税制合理性及其影响的讨论。实际情况如何?
  记者在京东全球购平台上尝试购买了两款母婴类商品,发现每件商品在原有价格外,旁边均注明需加收11.9%的税款。河南省郑州航空港区国税局副局长孙寒飞为记者算了这笔账:
  新政实施前,行邮税通常小于一般贸易同类进口货物的综合税率,且缴税额在50元以下的商品可免税;现在虽然有了个人单笔2000元、全年20000元免关税的规定,但需按照70%的比例缴纳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食品、保健品和母婴类商品等,其单价大部分低于500元,税改后,最低需加收“(0关税+17%增值税+0消费税)×70%”即11.9%税率的税款。
  但不同类型和不同价格的商品,税负不一定增加。例如,原行邮税税率较高的通信类电子产品、个人洗护类商品等,在新政实施后反而更便宜了。不同价位的进口化妆品,税负有升有降。其中,100元以上的化妆品税改前的税率为50%,税改后降至32.9%,税负降低了17.1个百分点。
  即便对于新增的上述税收,多数商家和消费者表示尚可接受。
  “跨境电商毕竟具有贸易属性,新政策对税收作调整我们能理解。”浙江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总经理濮志江表示,“多缴点儿税,对电商企业的销售收入和消费者的购买热情有影响,但影响没那么大。企业通过品类和渠道等方式,仍可做到差异化竞争。”
  “我们的对策是,通过补贴来弥补税收增加带来的价格上涨,让消费者慢慢习惯价格的变化。”宁波宁兴优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财务部经理王颖介绍说,新政实施后,由于竞争激烈,不少企业采取了包税等形式促销,以留住更多消费者。记者在网易考拉海购等平台体验发现,新政实施以来,不少平台都通过优惠券或直降的方式补贴消费者。
  徐峰也告诉记者,从海关了解的情况看,因为提前已经获知相关信息,企业对税收调整基本表示接受。
  就职于亚马逊中国的李女士是一名资深“海淘族”。她告诉记者,新政实施后,为了保障家人的生活质量,对于日用品和食品,即使价格提高了,自己仍会选择跨境电商平台购买;对于需求意愿不那么强烈的服饰和装饰品等,如果税负增加较多,可能会想其他办法,“总体影响不大”。
  “目前看来,相比新税制,监管方面的问题才是关键,行业也更为关注。”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坦承。
  虽然行业内外对新税制基本表示理解,但并不代表下一步税改内容没有调整的空间。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海淘新政中关于新税制的部分,相关部门前期已经作过较为周密的调研,不过在接下来这一年的缓冲期内,关于新税制的税基、个人单次限额以及年度限额等细节问题,仍然可以研究。
  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跨境电商示范园(空港跨境)财务经理吕秋红表示,新税制中的税目税率可以再细化一些,目前商品清单中给出的名称都比较笼统。此外,她建议提高对个人消费品每单2000元、全年20000元的减税限额。
  对消费者而言,能够降税是更为直观的期待。在北京工作的聂先生表示,鉴于国内很多厂商的产品质量还无法满足居民消费升级的需求,今后,财税部门是否应该降低跨境电商的进口税负而非提高,在满足居民消费需求的同时,倒逼国内企业通过竞争提升质量。
  一年后何去何从
  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后面的问题却随之而来:一年之后,如果新政内容继续实施,跨境电商的贸易新模式要不要改变?有关部门的监管措施会不会调整?
  对此,不少跨境电商负责人仍有担忧。“目前企业库存的问题解决了,订单量也逐步恢复到之前的水平,但一年后会怎样尚未可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一位物流企业负责人表示。
  业内普遍认为,充分利用好政策缓冲期,提前布局商业形态和主营业务,是跨境电商目前最明智的选择。
  “比如,尽快实现转型,升级供应链,与海外供货商达成合作。”浙江省现代电子商务研究院跨境电商研究所所长丁晖表示,“最重要的是,在缓冲期内获得商品的原产地证、合同和发票等目前跨境电商平台不具备的相关文件。”
  记者采访了解到,自海淘新政出台以来,受影响比较大、主营保税进口模式的企业,已经开始着手增加一般贸易进口模式,因为新政对一般贸易没有影响。也有部分企业开始加码海外仓,通过海外直邮的方式来缓解通关单困境。
  至于业界担心的“行业洗牌说”,不少分析人士认为,新政的实施不会造成跨境电商大的洗牌,但的确会给大部分中小跨境电商企业造成冲击。
  “比如企业要海外建仓,采取海外直邮的方式应对监管。不仅管理成本高企,运费也惊人,对客单量也有一定的要求,只有大型跨境电商企业才能承担如此高昂的成本。”电商观察者、上海万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CEO鲁振旺表示。
  对此,记者了解到,针对新政出台后企业可能面临的困境,国税机关做了大量工作。比如,宁波保税区国税局加强与财政、海关等部门的协作,着力从跨境电商企业最头疼的资金、时间和资源问题入手,缓解企业成本压力;郑州航空港区国税局提出加大跨境仓建设和物流成本补贴等财政扶持力度的建议,帮助跨境电商调整适应新政并平稳过渡。
  中研普华研究员池建雄坦言,新政必然会对跨境电商造成影响,但这种影响可能被过分夸大了。虽然新政提高了企业的运营成本,但其极大地促进了企业转变经营模式,从而更加注重产品的细化服务,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规范企业的经营行为,维护行业经济的有效运行。
  跨境电商企业走秀网相关负责人表示,电商平台需要在关税、物流等费用和操作便利性之间选择平衡。如果电商平台能够持续稳定提供丰富并且有竞争力的差异化商品,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需求,加上便捷的退换货等售后服务,自然就会在竞争中胜出。
  暂缓一年之后的政策走向,是业界更为关注的焦点。不少人认为,利用一年的缓冲期,监管部门应该加强对新经济、新市场的了解和适应,根据跨境电商这种全新的贸易业态特点,出台适应性更强、更有弹性的监管政策。
  “虽然此前确实形成了政策洼地,但是跨境电商与一般贸易毕竟差别很大。”跨境电商社群“鹰熊汇”创始人马克表示。
  鲁一波告诉记者,新政出台后,海关监管方案的实施并没有完全细化。作为执行人员,他们在实际操作中同样面临不少难题,希望后续能逐步明确、解决。
  据悉,目前有关部门仍在对新政进行探讨。“这一年时间内说不定还会陆续出台相关调整方案。”波罗蜜全球购相关负责人说。
  不久前,今年以来新获批成为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城市,陆续公布了各自的试验方案,其中不乏对监管模式的创新之举。对跨境电商未来监管政策的制定而言,这似乎释放了某种积极信号。
合作伙伴          
禁运物品  保险与理赔  海关政策     
Copyright @ 2014-2016 美国捷淘转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0913号